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 >
行业新闻
  FDD与TDD将统一建核心网

  “电信和联通的4G建网方案应该是一样的,新建一张干净的4G核心网络,采用FDD-LTE/TD-LTE融合方案,这是第一步,然后再将3G核心网与4G网络进行融合衔接。”中国移动给出的数据是,2013年,在4G投资超过400亿元。即便联通和电信的投资高峰延迟至2014年,整个4G产业链投资超过千亿元基本板上钉钉。

  融合建网成本高三成

  在国家发出“一定要上TD—LTE”的信号下,电信和联通都采用融合建网方式,确也无奈。电信、联通原本都属意FDD-LTE,原因很简单,FDD-LTE在国际上使用范围更广,产业链更完善,网络投资成本要小于TD-LTE,而且融合组网,其成本会更高。

  但好消息是,两种4G制式,除了前端射频设备不同外,大部分设备均可共用,“已经有技术做到天线也能共用了。”

  “对于CDMA网络而言,纯新建FDD-LTE网络和TD-LTE网络的建设成本相差无几,但从网络效果对比上看,FDD-LTE制式优于TD-LTE制式。”一位网络优化工程师认为,成本差异可能体现在网络方案上,目前来看,从FDD-LTE到CDMA到2G语音无缝切换的组网方式,在国外已经有成熟可行的方案,但TD—LTE类似途径尚无成熟方案。

  此外,FDD-LTE和TD-LTE融合组网后,彼此之间产生干扰的可能性也不能否认,中兴通讯无线产品CTO向际鹰便明确表示过,会有四种干扰途径:FDD-LTE基站干扰TD-LTE手机、手机之间互相干扰、FDD-LTE手机干扰TD-LTE基站、FDD-LTE和TD-LTE基站互相干扰。

  两大运营商或被明确TDD建设要求

  大范围、广覆盖的4G网络采用FDD-LTE制式,而市区内人口稠密地区使用TD-LTE制式吸收多余话务量。可以初步肯定的是,北上广这样的超级都市,融合组网应是必然选择,但在郊区和三四线城市,甚至农村,4G网络的建设速度和模式,尚不明朗。

  疑问是,电信和联通如何去分配自己的精力?究竟会花多少力气去推动TD-LTE?是否会“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”,从而使TD-LTE成为一面幌子?

  “国外有这样的做法,运营商拿到牌照后,政府对其有要求的。比如在一定期限内,要完成对多少人口的覆盖等等,完不成,运营商会受到限制。

  频谱划分有新可能

  另一个谜团是频谱如何划分?一方面,除了已经明确的频谱,TD-LTE和FDD-LTE能否再获得频谱资源?另一方面,对于每家运营商来说,频谱都是无比珍贵的资源,运营商之间会如何分配频谱?

  去年,工信部将2.6GHz频段(2500-2690MHz)共计190MHz的频率划分给TD-LTE,将1800MHz和2100MHz频段中未分配的两个60MHz,也就是2×60MHz,共120MHz用于FDD-LTE频率。

  是否只有这些频段用于TD-LTE和FDD-LTE了呢?并不是这样。“广电的700M频段无法拿下来,那是还有其他更低的频段,这个可能性是有的。”如果有更低的频谱,运营商就可以用之进行广域覆盖,节省建网成本。

  另外一个变局,在于电信和联通能否获得更多的FDD-LTE频段。当下支持电信和联通FDD-LTE/TD-LTE融合组网的一个理由是,国内目前分配给FDD-LTE的频谱要比TD-LTE频谱少很多,不足以支撑两家采用FDD-LTE移动运营商的网络建设,必须采用FDD-LTE/TD-LTE双模融合组网方式,提高频谱利用效率。但是,仔细分析FDD-LTE频谱的分布情况,在1755-1785/ 1850-1880频谱的左侧,是分配给联通的GSM1800频谱;而在1935-1940/2125-2130频谱左侧,则是电信CDMA2000的3G增补频谱。

  如果真能如此,那么电信和联通就不存在FDD-LTE网络容量小的忧虑,这对两家无疑是个利好,自然推动TD-LTE发展的积极性就更不高,也正因为此,使局面变得不确定。


解决方案: 定制化解决方案实施服务